2019-04-15

殷祝平对抗组织审查绝非“救命稻草”-中远散运纪检微课堂

殷祝平对抗组织审查绝非“救命稻草”-中远散运纪检微课堂

殷祝平本期纪检微课堂隆重请出Professor王稳余帮同学们“扫扫雷”,谈谈关于“对抗组织审查”的那些事儿。请自觉起立鼓掌,不许溜号多点赞哦!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以雷霆手段惩治腐败,打“虎”拍“蝇”不停歇,让不少党员干部从心里敬畏党规党纪。但仍有一些违纪党员干部政治意识缺失,在侥幸心理的驱使下,故意隐瞒事实、作出虚假承诺,对组织的挽救无动于衷、执迷不悟,甚至在纪检监察机关对其“亮剑”时,仍心存侥幸、藐视纪律,对抗组织审查,妄图蒙混过关。

贵州省纳雍县原副县长杨奎因严重违纪、对抗组织审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其实,早在2015年9月,杨奎在接受纪委约谈时,就对组织的提醒置若罔闻,坚决否认自己有问题,并在《个人情况说明》上写下“请愿”二字,请组织还其清白,还信誓旦旦地表示“多谢领导们的关心,我本人没有任何问题,我经得起组织的任何调查。”

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华区经济技术开发办原主任杨河海因违纪问题被举报后,把单位小金库账簿拿回家焚烧了1个多小时。其间,他还不断给司机和会计打预防针,“纪委不管问啥都不要说。”最终,杨河海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等待他的,还有法律的严惩。

山东省莱芜市医药公司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张敬贵在组织对其初核期间的对抗“表演”可谓丑态百出。他安排财务人员连夜加班重新抄账、篡改凭证,安排证人装病装疯住院,纪检监察干部上厕所有人“陪着”,晚上到公司查账时被拉闸断电……“疯狂”过后,张敬贵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
对抗组织审查是一种严重的违反政治纪律的行为。《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规定,对抗组织审查,包括下列行为:串供或者伪造、销毁、转移、隐匿证据的;阻止他人揭发检举、提供证据材料的;包庇同案人员的;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的;有其他对抗组织审查行为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以上任何一种行为,均会被视为对抗组织审查,并根据情节轻重给予警告直至开除党籍处分。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迷途知返,方为正道。纪律和规矩对党员干部来说,是约束,更是保护。严管是厚爱,执纪是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有问题的党员干部要把接受组织约谈、纪律审查作为修正缺点、改正错误的机会,作为刮骨疗毒、自我革新的机会,正确对待组织的教育挽救,积极配合调查、如实反映情况、主动交代问题,讲真话、说实情。山西省纪委在对吕梁市一名副厅级干部存在违规安排亲戚、朋友工作等问题进行约谈时,该同志认识到谈话是组织对自己的帮助、教育和提醒,主动报告了组织尚未掌握的收受超市购物卡问题。山西省纪委对其从轻处理,及时挽救了该名干部。
同时,需要明确的是,中央对“对抗组织审查行为”的严惩与党员正常行使申辩、申诉权并不冲突。中纪委在其官方网站《回复选登》栏目中明确表示,“被审查人在接受组织审查时,对违纪事实、行为性质等提出的合理辩解,不属于对抗组织审查行为,组织应该认真听取;如果由于存在思想顾虑或畏惧心理,谈话初期避重就轻、拒不交代,但经思想教育后能够积极配合组织调查、如实交代问题的,也不宜认定为对抗组织审查行为。”充分保护了党员进行申辩、申诉的权利。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莫对抗,对抗必严惩。对抗组织审查绝非救命稻草,而是错上加错,与其冒“纪律”之大不韪,不如从扣好第一粒扣子开始,莫让“蚁穴”毁掉“千里之堤”。